• 中國人民大學天地人大BBS論壇

    中國人民大學bbs,中國人民大學網站,中國人民大學主頁,天地人大,天地人大bbs,中國人民大學論壇,人文之光,人文之光bbs

    [回到開始] [上一篇][下一篇]


    發信人: Rambo (呼嚕嚕), 信區: abroadstudy
    標  題: 一個在日本的中國留學生的信
    發信站: 尚未命名測試站 (Fri Aug 17 15:26:15 2001), 轉信

    一個在日本的中國留學生的信
    文章來源: 北大新青年 于 2001-8-15 23:59:00:

    一個在日本的中國留學生的信
    強國論壇
      “來日本留學已近7 年,每次回國與舊友們相聚,話題總徘徊在敘舊上,談
    到社會國家大家都投鼠忌器似的不愿舒暢胸懷,生怕由于價值觀的不同而傷了感
    情。他們說我被日化了,思維方式與他們不同,就連說話時都想不起合適的中國
    話來表達,突然漏出幾句日語來。
      這倒也不是他們夸張,我現在確是在邊斟酌字句邊將頭腦中的意思“翻譯”
    出來。我的語文直至高中都自認為不算差,但現在寫出來的東西也許還不如我的
    小外甥女(小學生)的作文。如有顛三倒四,句不成章的地方還請各位高抬貴手,
    敬請原諒。
      瀕臨世紀末,世界格局在政治,經濟上都有大變動,真象“山雨欲來風滿樓”
    。
    在俄國陷入經濟混亂后,日本國內的“中國威脅論”更是高漲。我們學校(有名
    的國立大學)的國際政治論的老師竟然將學期的課程名定為《 21 世紀的中國》,
    名字雖好聽,課程內容卻是講授中國在 21 世紀必對日本構成威脅,因此日本對
    此應采取何種措施對抗中國。
      這個課程是對話討論形式的,期末論文題是目《日本 ODA- 對華援助的方向
    》,當然用意是讓學生討論如何“活用”對華“援助”資金,經濟控制中國,使
    中國不能真正發展國力,反而開拓購買日本商品的市場。我一開始還不敢相信真
    有這么反動的課程,可那位老師教研室外堆放著的學生自由閱讀的書刊讓我確認
    了這一事實。
      那些書刊是有關中日歷史,政治關系的評論,隨便翻了幾頁,就發現這些評
    論幾乎全都是反華的,什么“日本并未侵略中國”,“南京大屠殺是捏造”,
    “中國重翻舊帳口口聲聲歷史是嫉妒日本的經濟力量,想討便宜”等等,實在是
    看不下去,我把這些書扔到地下踩了幾腳。最后我們中國留學生(一個手掌就可
    以數過來)決定全體撤銷此課程的聽課申報,但我們罷課沒有用,日本人照去聽
    課。
      象這樣反華的講師在日本各大學并不少見,他們除了在學生中播種反華情緒,
    歪曲歷史,還對日本決策層的官僚直接發揮影響。文部省給他們研究經費,研究
    “對華政策”,外務省等就請他們召開公開討論會,吸取他們的“研究成果”,
    借鑒制定“對華方針”。因此無論在學術界還是在社會輿論上他們都擁有影響力。
      當然也有親華的學者,但是作為日本人他們不可能離開“日本國利益至上”
    的原則。否則就會被叫做“非國民”,和我們叫某些人為“漢奸”一樣這種處境
    并非不能理解,但大多數日本人認為“一山不養二虎”,中國國力的強大必然威
    脅日本在亞洲的地位,因此幾乎沒有人對 21 世紀的中日關系抱樂觀態度。
      這種島國根性的狹隘心理從明治維新以來日本人就沒有改變過。二戰中的
    “確保大日本帝國在亞洲的權益”和今日“中國威脅論”真是同出一轍。我們總
    批判“日本軍國主義”是壞的,“日本人民”是友好的,其實“日本人民”潛意
    識里就有“中國威脅論”存在,即使不使用武力,也無形中用經濟侵略來掌握控
    制權。他們所謂的“友好”與“和平”是在中國對他們不構成威脅的情況下才可
    能實現的。
      日本只有占主導地位才能與他國和平共存,“平等互惠”這樣的口號只有中
    國人才喊,他們取笑中國真有這樣的與蛇一起睡覺的東郭先生。正因如此,有些
    有良知的日本人也會向我們道歉“日本過去的惡行”,但他們的心里還附加一句
    “我們并無惡意”。對他們來說鞏固亞洲第一的地位就是保衛國家權益,使用的
    手段可能錯了,但出發點卻沒錯。大多數中間立場的日本人都這么想,更難怪右
    派“軍國勢力”那么囂張了。
      日本右派在“言論自由”的庇護下,發展結社,擴大在社會中的影響,特別
    是收納年輕成員,將皇軍的“輝煌戰史”世世代代流傳下去。這種歪曲歷史的行
    徑,竟然受到“言論自由”的保護,真是日本獨一無二的“洋為日用”。更為可
    笑的是日本除了美化自己的丑行還不夠,居然有人出來說納粹沒在集中營用毒氣
    屠殺猶太人,他可能覺得德國總理在猶太人墓前下跪使日本人太沒面子了吧。
      日本政治首腦參拜靖國神社,發表歪曲歷史的言論,一方面是利用右派的政
    治勢力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也因為他們自己的意識里就從來沒有反省
    過歷史。他們的父親,祖父,叔叔等大多是“皇軍將!保ㄇ笆紫鄻虮镜氖迨寰
    供奉在靖國神社)或積極參與二戰的議員,他們靠著父輩的名聲才當上的議員,
    他如果向中國謝罪,不管是個人還是國家立場他們都會處于中國的下風。
      我們根本不應該期望他們會真心誠意地向中國道歉,“中國威脅論”只要在
    日本還存在一天,日本就永遠也不會反省過去。我們的周恩來總理以不要求賠款
    來感化日本,你知道日本人說什么嗎,他們說日本人沒做過傷害中國人的事所以
    你們中國人也不好意思開口要賠款,如果真有南京大屠殺這樣的事的話你們中國
    人怎么會不要求賠款呢,要不就是你們中國人的腦子有毛病。
      應該面對事實的是我們中國人,真正對中國友好的日本人是少數,對中國存
    “潛在敵意”的“日本人民”是大多數。我們從小受的“日本人民是友好”的教
    育過分美化了“狼”的形象,狼與狗同宗,但狼絕不是狗,狗可與人同處,但狼
    永遠嗜血。
      每年到了祭祀靖國神社的“軍神”的時候,神社外就會聚集一批右派社團,
    他們讓“老皇軍”穿上軍裝,給“新皇軍”們(其中有些人是日本自衛隊隊員)
    示范表演用刺刀刺殺的訓練(和電影里拍的一模一樣)。這時總有日本警視廳派
    些警察前去,不但不予以取締反而給與他們保護,高喊“打倒日本軍國主義”的
    留學生卻被捕。
      長崎市市長在核彈投下的紀念會上談及天皇的戰爭責任后就遭到右派暗殺,
    中彈后差點身亡。你說日本這個國家是對中國友善還是敵意?將侵略史實寫進日
    本教科書的作者一直過著孤僻隱居的生活,如果“友好的日本人民”中有人來贊
    揚他,幫助他的話,又何怕右派的騷擾呢。
      東京澀谷繁華街區等地每逢周末假日,行人最多的日子里總有右派社團的宣
    傳車用高音喇叭向過往的日本年輕人灌輸軍國主義,歪曲歷史,“日本在二戰中
    幫助了東南亞國家,受到戰爭傷害的卻是日本”等等。他們耳濡目染的就是日本
    是二戰的受害者,中國等的歷史問題的糾纏是別有用心,無中生有,欺人太甚等
    宣傳。你說這些年輕的“日本人民”會對中國友好嗎?
      日本老一輩經過戰爭的人有些是因為慚愧自己的罪惡行為而不愿讓后輩知道,
    有些是明知做錯了卻由于“中國威脅論”的影響,不想讓下一代在心理上輸給中
    國人而不告訴年輕人歷史的真相。他們老的老,死的死,日本僅存的一點“善良”
    的根源已如風中殘燭。
      我國如再不加強對日本潛在敵對意識的壓制,一味宣揚“中日友好”的表面
    形象,必將使我國青少年錯誤地理解“日本人民”,放松警惕,自行走入日本設
    下的經濟控制的圈套。
      上一次江澤民主席訪日,在旅日華人中激起強烈反響,我們從沒有覺得自己
    的腰板這樣硬過。中國最高領導人在公開場合如此嚴正地駁斥日本軍國主義還是
    有史以來第一次,怎能不使我們大快人心。江主席每到一個地方都不忘談到歷史,
    很讓日本人下不了臺,這證明中國不應以正義為代價向別國屈服,發展經濟與伸
    張正義根本就是兩碼事。
      網上有些人認為不應重談歷史,影響“日本友人”的情緒,破壞經濟發展,
    這根本就是混淆視聽。不要忘了“日本友人”的“經濟援助”從沒有給我國帶來
    真正的先進工業技術,他們只是偷走了中國的傳統工藝,開拓了中國的勞動力,
    資源市場和商品市場。
      結果使我們離不開日本家電,離不開日本游戲機,在沒有技術實力對抗日本
    產品的現狀下為了提高物質生活水平只能向日本開放更多的權益:石油開采,山
    林砍伐,通訊干線的建設權,電氣鐵路的建設權,市場的開放等等,就差沒有割
    地賠款了(我們在釣魚島問題上為什么不敢理直氣壯?),如何改變這種變相的
    經濟殖民才是你我等擔負 21 世紀中國的人該擔心的。
      有些人拿了日本人的工資就“有奶便是娘”了,日本老板出錢讓你發展社會
    福利事業,辦學校,辦醫院,學技術的話我們無可厚非,如果是做損害中國的利
    益,欺壓同胞的事的話勸你還是回頭是岸,“漢奸”從來就沒有過好下場,日本
    人不是把漢奸殺了就是利用完了一腳踢開。
      日本人提供給印尼等東南亞國家的援助資金很多,多過中國,知道為什么嗎?
    其中一個原因是印尼人等沒中國人聰明,不會偷學日本人的技術經驗,而中國人
    卻有這個危險,因此日本給中國的“援助”都定有明確的指示,不給先進技術,
    不讓中國人涉及核心機密,外帶必須有助日本商品的進口。我們有些留學生畢業
    后在日本就職卻得不到入管局(法務。┑呐鷾,理由是這些公司、研究機關涉
    及高精尖技術或國家機密,不允許中國人滲入。
      因此在日本而不反日嫌日的中國人很少,“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愛國華人是
    多數。但也有少數敗類一心投靠日本,積極充當漢奸,自發地誣蔑本國人民,中
    國文化,無中生有地說自己受到迫害,說中國如何昏天黑地,也不知道他們在日
    本有沒有受到人的待遇,我想充其量和野狗差不多。
      對這些人我真想請他們都滾出中國,他們不配持有中國護照,“日本友人”
    會給他們日本國籍,名正言順地到日本給“老皇軍”養老送終的吧。我周圍也有
    一些從昨日的張三李四一夜之間變成了“宮澤”“岡本”“高橋”的,這不挺好
    的嗎,愿意認誰為父是他的自由,總之不要當漢奸,請當“日奸”去,有一天他
    們會象出賣中國一樣出賣日本的。
      我們在討論國家大事的時候當然要允許百家爭鳴,言論本就自由,更何況網
    上,但這自由不應該給那些漢奸們,以防他們歪曲事實,混淆視聽。是中國人就
    起碼不要做有損中國人尊嚴的事。一說起日本人的污點有些人就渾身不自在,想
    逃避現實也好,想討好“日本友人”也好,總之還是謹慎言行的好,凡事先想想
    自己是哪國人。
      我想起與朝日新聞社編輯的一次談話,他說我們中國最近狹隘民族主義論太
    過火,可能網上的這些議論已經傳到他們日本人的耳朵里了吧。我反駁他說你們
    為什么害怕我們的民族主義論,我們提倡的民族主義并非你們日本的真正狹隘的
    民族主義一樣,宣揚大和民族至高無上,把本民族的利益建立在對他民族的統治
    之上。
      我們宣揚的是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立場上,維護民族尊嚴的前提條件下,
    與世界各民族和平共存。日本人以實業精神得到的經濟地位我們不會嫉妒半分,
    中國經歷了太久的動蕩和國際世界的孤立,沒有發展的機會,我們現在努力工作
    一樣會使自己的生活提高,我們富強了也不會有野心侵占日本武力復仇。
      與此相反,日本的狹隘民族主義精神更為根深蒂固,沒有這個基礎是不會產
    生軍國主義的,少數人的煽動是發動不了侵華戰爭的,關東軍進駐東北時,所有
    的日本人都覺得他們多了一塊國土。很多人攜家帶小到東北“開拓新家園”。
    “大東亞共榮”就是東亞各民族在日本民族統治下“共榮”。這種狹隘民族主義
    是日漸興隆的右派勢力的土壤。我們的“日本友人”總不能面對歷史事實不正是
    這狹隘民族主義最好的證明嗎?
      談至國家歷史能控制感情,理論地分析是一件很難的事,難免網上的激進愛
    國者有些過火的發言。但這遠沒有日本首相歪曲歷史的發言來得可怕,遠沒有
    “新老皇軍”的街頭宣傳來得可怕,?遠沒有“中國威脅論”來得可怕。中國在
    日本的狹隘民族主義上已經吃了一次教訓了,不能再有第二次教訓。
      江主席訪日沒能達成中日宣言的簽字固然是美中不足,但發揚國威的表態也
    是我國近代外交史上的最大進取。日本明知我國主席訪日日程,卻同時安排韓國
    首相的來訪,意圖壓低江主席訪日輿論的影響,故意做出親韓遠華的姿態給中國
    施加壓力。
      在日本首相最近的訪俄中更是明確提出針對中國的“日俄防范”外交,由于
    葉利欽的病情惡化沒能得到俄國的積極表態。于是日本又在臺灣問題上耍兩面手
    腕,對中國只保證一個不字,對臺灣保留兩個不字。即暗里默認臺灣的國聯加盟
    等。他們居然提出條件要江主席保證不以武力收回臺灣。江主席抵日前日本政界
    還與李登輝派遣的臺灣使團大大親熱了一番。
      周恩來總理苦心撮合的“中日友好”以中方的單方面原諒為代價,換來的就
    是今天的日本的猖狂反華。直至江主席抵日之后,圍繞日本政府的歷史謝罪問題,
    中方一直與日方進行交涉,最終沒能使日方妥協。日本的電視評論曾說,中方在
    外交上有戰爭歷史這張牌,而日本卻全面被動,沒有一張主動的牌,所以必須造
    牌出來。他們的造法就是人為制造出中韓差距,對韓國認罪也不對中國認罪,進
    一步拉攏韓國,在臺灣問題上決不幫助中國統一,逼中國向日本低頭。利用美俄
    的大國關系孤立中國,以確保日本在亞洲的地位。
      我們對日本的原諒在日本人看來是給了他們一張免罪符。寬容對懂得反省的
    人來說才有意義,否則就是放縱。周恩來總理在嵐山的石碑被人澆上硝酸,江主
    席在早稻田大學演講的時候“日本人民”拉開了“江澤民向天皇謝罪!”的標語
    橫幅……。
      江主席剛離開日本,日本輿論界已經刮起了反江批評。周刊雜志居然說江主
    席在皇宮的招待晚宴上身穿中山裝是對天皇的不敬,“有失禮儀大邦的風范”。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中國人為什么一定要穿白燕尾服呢,那日本人在正式場合也
    不準穿和服了,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傊飨@次直刺他們的痛處,當
    然是要暴跳如雷了。日本所有的報刊都登文奚落中國沒有大國風度,老拿歷史做
    文章。豈知我們也不想提,是日本太不自覺。連英國的報刊都說日本在抱怨中國
    之前為什么不對自己的罪行道歉,卻總不允許人家說真話呢。
      讓日本道歉除了迫使其反省歷史,前車取鑒之外,還能使許多至今仍受戰創
    磨難的慰安婦,被強制勞動的人,被俘軍人等中國的戰爭受害者有向日本政府進
    行個人賠款要求的機會。無論在道義上還是在國際法上日本政府都有義務向個人
    進行賠款,但是日本至今仍以日本國內內這項法律等無理辯解拒絕一切賠償。
      日本人有膽量造向海外派兵的法律,我們為什么不施加壓力讓他們造對戰爭
    后果賠償的法律呢。日本人恬不知恥地大肆報道美國政府向北美及南美,夏威夷
    群島的日裔對二戰中把他們關進集中營的事進行賠償,卻不想想自己干了多少傷
    天害理的事還逍遙法外沒受譴責。日本不真誠地向我們道歉我們就決不讓步。日
    本對今年的中美關系改善大為不滿,認為破壞了美中日的三角平衡。 70 年前也
    是由于美中關系接近,美國表示同情中國的處境,愿意幫助中國逐步收回領土主
    權而惹惱了日本。日本當時剛從德國手里接過了山東半島的權益,正想進一步確
    保在中國的霸權,中國的民族主義高漲引發了五四運動和美國等國際社會的支持
    使日本加速了軍事侵略的步伐。
      本世紀的戰爭歷史還記憶猶新,日本已沖著下世紀蠢蠢欲動了。日本國會內
    的改憲派(自衛隊海外派兵合法化,軍事武裝合法化等憲法的修改)日益猖獗,
    自衛隊的合法軍隊化不會太遠了。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再讓我們的孩子們看到“鬼
    子進村”,決不能讓南京大屠殺重演。當然世界局勢的變化已使日本不可能輕易
    的達到野心,但我們有責任從歷史中吸取教訓,防患戰爭于未然。
      我們一起來努力,讓自己的國家更強大!讓潛在的敵人陰謀不能得逞!讓我
    們的和平生活更加有保障!讓我們中國人更加有尊嚴!這樣的理念,是我們這一
    代青年不可或缺的,我認識到,你認識到,大家都要認識到。


    --
    我看見了昨天;我知道明天

    ※ 來源:.尚未命名測試站 bbs.[FROM: 211.71.20.4]


    [回到開始] [上一篇][下一篇] 广发彩票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1/04/03
    深大在線 荔園在線 荔園晨風 荔園晨風BBS 荔園晨風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學bbs 深圳大學論壇 深圳大學內部網 szu bbs 荔園晨風地址 荔園晨風校外地址 荔園晨風登陸地址 荔園晨風登錄地址 荔園晨風怎么登錄 荔園晨風怎么登陸 深圳大學荔園晨風 荔園晨風登錄不了嗎 深大荔園晨風關了嗎 荔園晨風官網 荔園晨風無法校外登陸 荔園晨風bbs登錄不了 梨園晨風
    對,過去是痛楚的,但我認為你要么可以逃避,要么可以向它學習。